网络论坛中,人们发帖讨论问题,后面往往有一堆人排队跟帖,或发表意见,或不着边际地闲扯。渐渐地,有人将“不发言只围观”的普通网民称为“吃瓜群众”。人们频频以“吃瓜群众”自嘲或互嘲,用来表示一种不关己事、不发表意见仅围观的状态。
但是这些围观的“吃瓜群众”也渐渐成为网络舆情形成的中坚力量,他们的围观便是关注的态度,网络围观者的转、议论使得一些网络热点升级为社会热点事件,推动问题的结局。网络围观成为不可忽视的重要社会现象。

吃瓜群众的“围观”、“围猎”与“围殴”

随着新的传播技术发展,不仅给人们带来了丰富广泛的信息,更重要的是带来了诸如匿名、暗示、传染等集合心理机制。受众可以通过日益便捷的传播技术和媒介在一个任何地方展开围观,信息传播速度早已超过了人的可控范围,特别是以微信、微博为代表最新媒介载体,使得像以往那样静静的观看然后离场已经成为过去,其匿名性与病毒式的传播机制使得当代“围观”变成了“围猎”,甚至升级为“围殴”。

1.“围观”

网络围观因为参与人数众多并且不断发布更多的信息所以具有一定的社会价值。网络围观的参与可促进人的社会化;网络围观产生的舆论是一种公意,反映了现实社会中大多数人的意见,对越轨行为具有一定的舆论压力产生一定的约束作用;网络的匿名性使得我们在网络上容易抛开文明人的准则,以本我的形态与人交流,但倘若从积极的角度看,网络围观可以为网络围观者的超我部分提供社会道德规范准则,促进其聆听超我的声音进行自我控制。

2.“围猎”

网络信息时代的信息过剩使得很多媒体和自媒体苦于如何快速、成功地吸引网民的注意力和关注度,而对于“吃瓜群众”来说,他们也有这样“看热闹”的心理需求,因为大部分“吃瓜群众”潜意识里仍然对社会事件持关注态度,并且认为社会是需要公平和正义的,这对于个人自尊的实现、以及心理平衡有很大裨益,所以在满足个人心理健康上是有积极意义的,吃瓜群众显然要比冷漠麻木、对世事毫不关心好得多,它是一种心理正常的体现。可是,冗余的信息越来越难满足“吃瓜群众”刁钻的胃口,他们甚至开始主动寻猎这些“过度极化”的事件信息。不少自媒体为了赚取点击率也顺势投其所好,造成网上大量毫无新闻伦理道德的信息出现,扰乱了正常的网络信息秩序。

3.“围殴”

从一个更加消极的角度看,“吃瓜群众”们在网络构建的虚拟世界中缺乏有效监控,很多人性中的叛逆脱离了现实社会中道德、法律的制约,这些心理力量在网络中生根发芽逐渐造成了消极影响。网络围观内容偏向低俗化、语言的暴力化不仅冲击网络文化健康发展也拉低了网络围观者的媒介素养,而且“吃瓜群众”者中会有一些利益相关者引导舆论转移关注或者是将围观升级为网络暴力事件,造成网络人肉、线下非法聚众等类似“围殴”的事件发生。

从“全景监狱”到“共景监狱”

虚拟世界的围观为何能对现实社会产生影响?福柯就曾在《规训与惩罚》中利用“全景监狱”的比喻做出了解答。

所谓“全景监狱”是法国哲学家福柯对人类社会控制的方式的一个比喻。福柯发现,在传统社会,社会管理者主要是通过信息不对称的方式来实现成本更低、效率很高的社会治理的。这种控制形式恰如古罗马人发明的一种金字塔式的监狱:犯人被监禁在不同的牢房中,狱卒则处于最高一层牢房顶端的监视室内,他可以看到所有犯人,而犯人们却看不到他,并且犯人们彼此之间也缺少有效沟通和传递信息的渠道。在这种情况下,无论管理者是否到位或者缺位,犯人们都假定它的存在,因而不得不接受外在控制,同时也自觉地规罚自己。

在网络时代,人们参与信息的传播力度大大加强,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信息的传播者与分享者,这就大大削弱了政府掌握信息传播的局势。因此,就形成了一种与传统“全景监狱”理论相对的“共景监狱”理论。“共景监狱”是一种微观结构,是众人对个体展开的凝视和控制,个体由之前的“被监视者”转变为“监视者”,舆论监督的权利转变为公众所有。因此,监督主体的扩大可形成对某一对象的被监督和讨论,使这一对象成为公众议题并产生相应的公众舆论。

与“全景监狱”相对,“共景监狱”是一种围观结构,是众人对个体展开的集体凝视和控制。“全景监狱”是塔状的,是一对多的俯视,而“共景监狱”更像是现代的体育场,是多对一的凝视与观看。福柯对目光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即将其称为“权力的眼睛”,认为观看是一种权力的实施,并且认为这样“一种虚构的关系自动地产生出一种真实的征服”。

在网络围观中,“吃瓜群众”者通过“看”而获得了主体权力,被观者则物化为了被看的对象。因此,当围观者认定被围观者无法对其行使看的权力时,被围观者作为观看主体的资格就被剥夺了,导致被围观者物化为纯粹景观,成为一种被展示、被“示众”的对象,成为“目光的猎物”,最终在“权力的眼睛”下自动地将观看者的意志施加于自己身上。

被围观者个体的自我规训外,根据库利的“镜中人”理论,在网络围观过程中,人们围观的目光有意无意间就构建了这样一种巨大的“社会之镜”:无论是围观者或是被围观者,所有人都可以在这面“社会之镜”中照见自己;在“观照”别人的过程中,围观者自身的“异常行为”受到了警示,并通过确认他人的荒谬而预先“矫正”了自己,无形之中使得每一次重大的网络围观事件都成为一次“全民规训”的契机。

所以,千万别小瞧“吃瓜群众”。传统社会建立在信息资源垄断基础上的社会治理模式发生了从“全景监狱”到“共景监狱”的根本性转换与变革,而“吃瓜群众”们,就是这场变革的最大主体。

最后修改:2020 年 08 月 16 日 07 : 27 PM
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可以打赏一下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