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限的经验,成就无限的创新
①这是一个知识焦虑的时代,多少人死于经验主义的毒鸡汤,经验扼住了他们创新的咽喉,淹没于时代的滚滚浪潮中。看着报纸上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举国欢庆的新闻,我却难展欢颜,善于总结经验的中华民族伟大民族,在科学领域为什么只有屠呦呦一个人获得诺贝尔奖呢?难道是我们总结经验错了吗?利用经验会阻碍创新的道路吗?
②事实上,所谓“经验”是指前人总结出来的为了更好适应自然和社会的方法和道理,总结经验、利用经验本就是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本技能。战国时期的《黄帝内经》、东汉时期的《神农本草经》等医学经验和著作,对当今的医学创新仍然有着重要的影响。
③正所谓,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诚然,经验的积累能带领人们规避风险,优化技能。但是,当人们开始把经验当做信条,把经验主义作为人生信念的时候,经验就会成为创新发展的阻力。经验并没有错,错的是使用它的人。因此,我认为只有摈弃经验主义,本本主义,正视经验的作用,才能在局限的经验中成就无限的创新来。
④要正视经验的作用,实现创新,我们先要认识到盲目依赖经验的经验主义和本本主义的误区和危害所在。“经验主义”强调经验至上,解决问题固守于已有的经验和认知,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这些人不但依赖自身的直接经验,还依赖来源于课本书本的间接经验,进而转化为不懂得思考,盲目照搬照抄的本本主义,因而陷入了主观唯心主义的樊笼之中。盲目依赖经验会麻痹我们的感官和心灵,使我们失去发散思考的能力和独立思考的魄力。
⑤造成依赖经验的原因有很多。主观上,照搬经验暗示着对经验所未覆盖地区的恐惧和畏惧,这是基于知识局限和知识短板对自我能力的迷茫和不确定。而使用经验的同时会给我们带来一种短暂而虚幻的精神快感,那是布热津斯基所忧虑的“奶嘴效应”。客观上,身处于这个知识焦虑的时代,面对纷繁的信息和同一化的信息流,大大增加了我们的思考和信息处理成本,逼迫我们将潜藏于人心的犬儒主义上升到了生活实践之中,这无疑对国家和社会的创新能力是一场浩劫。
⑥而当我们正视了“盲目照搬经验”“不思进取的本本主义和经验主义”所带来的祸患,转而以积极的心态面对自身的局限和缺陷,反而能发掘出丰富的材料来源和巨大的创新推动力。面对年初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国士无双的终南山院士逆行而上,用传统对抗疫情的封城检测检验,结合当代中国医学科研成果,在短短两个月内抑制住了疫情的大规模扩展。我们不否认其中创新的巨大作用,但也不要忽略其扎根于经验土壤的快速决策。
⑦当然了,注重创新发展并不意味着要抛弃经验,而在创新的同时更要关注到经验主义的死灰复燃,今天的创新也会成为明天的盲目崇拜,他们的存在会成为下一个时代的经验束缚,直到有新的先驱者将其打破。
⑧我们的国家,立足于五千年的经验,用对经验的正确认识绘制出了一页辉煌与含蓄的璀璨篇章,用积极创新的国家政策,画出了一幅经验与创新共进的时代画卷!屠呦呦基于传统医学发现的青蒿素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中国科学家,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我们的传统经验是丰富而广阔的创新土壤,适当的栽培,必然会种植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参天大树。

最后修改:2020 年 06 月 25 日 11 : 20 AM
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可以打赏一下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