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answer/1434894604

这不是剂量问题,这是性质问题。

批评有一条细细的、意识几乎难以觉察、人心极其不愿接受的红线——

批评只能给逻辑、给疑问、给论证,不可以讽刺,不可以定罪,更不可以用作构陷的工具。

有人给车换轮胎没放好千斤顶。

“换胎必须先把千斤顶放好,否则会xxx”、“放好千斤顶的标准是xxxx,你这样做在x个方面不达标”。

这是批评(criticize)。

“修车都不放好千斤顶,你真是蠢到家了”

“你哪个师傅教的?”

“你是不是说明书都看不懂?”

——这就不是批评,而是借批评为名的攻击和侮辱(assault)。

“你不放好千斤顶是不是想制造事故压死修车工?”——这是入人以罪(criminalize)。

面向大众拿大喇叭广播——“ta不放好千斤顶就是为了制造事故压死人”,这是构陷(defame)。


很多人把批评分为“善意批评”和“恶意批评”,这个说法本身其实是错的。

批评(criticize)必须也只能是善意的。

没有善意,哪怕一个脏词都不带,扯尽了天下正义大旗,本质亦为迫害。

侮辱、入罪、构陷,都是化妆成批评,利用了人们不得不对批评给予的宽容而得逞的恶行。

心里就没有这些界限意识的人,根本做不到有效批评。

人不是不欢迎批评,而是批评是一门高度复杂和敏感,有无数红线,需要极强的原则性、高度自我克制、清醒的动机自觉的技能。

绝大多数人所以为是批评并且本能厌恶和抗拒的东西,其实根本就不是批评,只是乔装打扮、深深寄生在人的恶意本能中的迫害。

一个真正懂得批评是什么的人,可以用批评造就常人难以想象的杰出人物,可以成就照耀后人的伟业。

这些批评是贵如黄金,甚至可遇而不可求的。

求之且不得,何谈厌恶?

最后修改:2020 年 08 月 29 日 03 : 30 PM
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可以打赏一下我哦!